可乐瓶酒

所以……其实各位成绝的大佬其实都是可以升仙的
青鬼成不了绝也是情有可原
莫名想看怜怜堕鬼、fafa成仙的文👀

一首完全不是花怜同人曲却胜似同人曲的歌

太符合了花怜了!

淳熙八年:


今天再听忽然觉得这首歌非常适合花怜!
是的!从名字就非常有cp感!
谢!处!生!花!
虽然原曲和花怜没有半毛钱关系!
但是实在太他妈巧了!


《谢处生花》
演唱:gogo
作词:夜離每天睡不着
原曲:吴哥窟
cover:吴雨霏


生涯算来似隆重,由得,碌碌无为众人捧,
【谢怜太子悦神之时】
真与假应作空,未闻灯火五更钟,
【来来去去纷纷扰扰俗世难清】
偏有一枝残红无声探入梦,
【确是一枝残红,无声,探入梦】


若只一眼便成疯,
【上元佳节,神武大街】
回神,无人如他皆平庸,
【惊鸿一瞥,百世沦陷】
半醒时遇隆冬,仍贪春意三月融,
【第二次被贬时,仍求人间有情】
纵然踏空还怕将故事惊动,
【怜习惯自己的人生中从来都只有自己】


我非露水世间慷慨者敢称悲歌为勇,
【为你战死,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
只为那人赴绝地游冰刃不觉冻,
【为你,所向披靡】
谢却满城枯荣,拜俗情多赠三季冬,
【谢】
落地也似心尖一点红,
【红】


侥幸夜幕底相逢,
【最灰暗的日子中,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当时,挥尽金粉自从容,
【家国倾颓已是前尘旧事】
污名抛于身后,皆入旁人笑谈中,
【拾破烂也潇洒自得】
荒唐旧话何须令举世歌颂,
【“身在无间,心在桃园”】


我非露水世间慷慨者敢称悲歌为勇,
只为那人赴绝地游冰刃不觉冻,


谢却满城枯荣,拜俗情多赠三季冬,
落地也似心尖一点红,


惜取片刻沉默因仓皇年代难藏隐痛,
暂借如灰字句让滚烫灵魂相拥,
【原词设定在民国,也都算做乱世了】


较深雪多汹涌,愿留一吻便成隽永,
【最后一战一吻留不住一人】
期待无名也有始有终。
【殿下,无名在此,有始有终】

西游记之po主脑有病系列第二弹

喃兮:

以前写的小短篇之二


 


 


江流儿的使用说明和维护




再次感谢您对本公司的支持与信赖,至于为什么再次呢,嗯,根据顾客的售后反应,百分之九十九应该是您所购买的大圣逼着您购买本公司的江流儿吧。如您所见萌宝(话痨)型机器人江流儿已送到您的面前,请您查验无误后签收。本产品性能仍旧由西天某部门进行全身上下无死角查验,安全(话痨)性可靠,请您放心,只要不是碰上坑爹版大圣,萌萌哒江流儿是不需要您操心的。




当您的江流儿出现在您面前时,请依旧打开说明书认真阅读,同孙悟空说明书一样,一条都不可泄漏,为避免发生不必要的麻烦,请您仔细核对,目前我们所开发出的江流儿版本有:


奶娃娃版:刚出生没几个月大的小奶娃(此版本建议配合中年大叔版大圣使用,效果更佳,当然如果您母性荡漾执意要和奶猴版大圣兼容,我们公司表示要不要购进十打花果山纯奶粉,可以打折哦。)


小萌僧版:七岁的呆萌小团子(话痨)版。


武僧版:十七岁打遍天下山妖暴力版。


佛子版:玉面朱砂精致肉香可人儿版。


其余版本正在开发中。。。。


附件清单:


襁褓(一件)


奶瓶(一个)


青色僧袍(一套)


背篓(一个)


打狗棍(一根)


袈裟(一套)


佛经(若干卷)


定位仪(一个)


 


【注意事项】您问为什么会有定位仪这样高科技的东西?你确定当您启动的是武僧版本时您能找得到他?什么,你说孙大圣找他?您确定您找得到孙大圣?


安装


这种事,我们公司建议您还是不要自己手动操作,将完整的包装盒交给您的孙悟空,让他来完成就好了,什么,您说您想看刚拆开包装盒的江流儿是什么样子,我们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您,如果您还想看到明早的太阳,请务必管好自己的眼睛。


技术规范


产品名:江流儿


身份:金蝉子,小和尚,小师父,其余身份正在开发中。


成分:水,白玉,糖,面粉,佛法


产地:西天


 


操作程序


您的江流儿是非常出色的产品,他的悟性非常之高,精通佛法且自力更生能力强,请您谨慎对待并且爱护(在孙悟空允许你照顾他的情况下),同孙悟空一样,江流儿天赋异禀,拥有各种技能:


跑酷技能:您的江流儿曾拥有跑遍长安城的屋檐,纵穿悬崖峭壁,从高空摔下不伤不死,闪避和幸运值点满的强大技能。如果您想跑酷。得了吧你猜你能在电影里活过几秒?


奇遇技能:您的江流儿拥有掉下悬崖即能百分百触发奇遇的另一逆天技能,他曾在五行山下解救了您的孙悟空,亦遇到了吃人大怪鱼,如果您想运用这一技能,我们公司并不提倡,原因清参考上一技能的最后一句。


话痨技能:移动版十万个为什么,请不要在深夜使用,这一技能一旦开启若非遇到紧急情况绝不会自动关闭,当然前提是您能在夜里将熟睡的江流儿从孙悟空怀里抢过来,如果不能,请您老老实实睡觉吧,您说白天?您可以试试,本公司给您提供的保险是终身制。


谈情说爱:第一,人家是孩子,第二,人家是和尚,第三,你说武僧版和佛子版?首先你得确定自己的魅力大的过打狗棒和佛经,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人家有孙悟空。


其他功能


您的江流儿还有除上述功能以外的其他技能,您可以一一开发,不过我们不建议您这么做,开发途中您的江流儿出现什么意外(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或者您出现什么意外(当然重点在这),本公司概不负责。


注意事项


江流儿是佛祖座下二弟子转世,低调却来头很大,由于他是和尚,请您遵循他的食谱准备食物,如果您发现自己的江流儿是武僧版本,请您务必收好家中的棍状物,如果您家中的是坑爹版大圣,那么您还等什么呀,快逃啊!当然不排除部分顾客抖M的属性,我们公司只想对这样的顾客说,祝您作死作的愉快。


与其他版本的兼容性


可与龙形小白龙半兼容


可与猪八戒兼容


可与各种版本的孙悟空兼容


清洁


请不要自作主张自告奋勇向您的江流儿提出为他清洁,即便是奶娃版江流儿也不可以,您的大圣是顺风耳,我敢保证您一句话还没说完金箍棒就挥过来了,为了您能多活几年,这种私人事情全权交给您的孙悟空处理。


常见问题:


其实能有啥常见问题呢,只要您的孙悟空一天在,您的江流儿就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当然我们不排除会出现以下几种状况:


--不好了我的江流儿不见了!


--操啥心把定位仪交给您的孙悟空就行了。


--不好了我的江流儿话不能听!


--操啥心交给孙悟空就行了。


--不好了我的江流儿说要打妖怪。


--操啥心交给孙悟空就行了。


--不好了晚上我总听见江流儿的卧室里传来奇怪的声音。


--操啥心。。。少儿不宜知道么。


 


最后事项


总之,有您的孙悟空在,您的江流儿就会一直健健康康快快乐乐,请您记住,不管您收到的是任何版本的江流儿,交给您的孙悟空就行。我们最后建议您给您的32k钛合金双眼带上防辐射眼镜,保护双眼,从购进江流儿做起,谢谢支持!




 

【是首相同人翻译】Resource Allocation

凉菜雨在飞: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60606
假如Yes Prime Minister和Harry Potter是同一个世界观


Resource Allocation资源分配 by Gramarye
摘要:
傻傻的小短文,写来回应2005年5月的英国大选和《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的开篇。
作者按:
你总不能告诉我作为内阁秘书,汉弗莱爵士会不知道一点关于巫师世界的事……
正文:


“汉弗莱,这是什么意思?”
一声沉重的叹息被很快压制住,“什么什么意思,首相?”
“你看,”哈克几乎隔着整张内阁长桌挥舞着一个厚重的文件夹,逼得伯纳德猛冲过去接住它以防里面的文件飞散一地。“我把这些数据核对了又复核,质询了所有沾边负责资源分配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整个政府里没有一个人能解释预算账目中将近一千万英镑差额的去向!”
“不是英镑,首相。”
哈克眨眨眼:“……什么?”
“不是英镑,首相。”内阁秘书的微笑仿佛出自达芬奇笔端,“金加隆。”

Goodoldhumpy:

來一張甜甜的全家福:小漢好美,小伯好帥,Jim好有王者氣派🎊🎊🎊

【小伯纳视角】单打独斗

😭

宋邀明:

人上了年纪就总容易回忆过去,然后生出寂寥的念头。尤其当那些回忆里的人都已不在,其中的孤独,更是没人能理解了。


Bernard已经退休好久了,和历任首相相处都很融洽。有同事问他和政客打交道的秘诀,他用一个长句子绕过去,同事撇撇嘴,走了。


然后有传言说,做过私人秘书的就是不一样啊。他没有理会,后来传言就变成了,Sir Humphrey教出来的人当然不一样了。有次他的手下Brain和别人悄悄谈这件事,他站在背后清了清嗓子,Brain转过身便道,对不起,Sir Bernard,是我冒失了。他也不愿意拿这件事为难年轻人,轻描淡写问了句,我平时对你不够照顾吗?年轻人涨红了脸,低声说,不是的,您对我非常好。


Brian离开了,他却陷入了沉思。太像了,一切都太像了,世事如此,循环往复。当年他也站在这里,Sir Humphrey眉头一皱,大概他又做错了什么事。也许旁边还有一位老谋深算的sir Arnold,总是不慌不忙的,对他讲,没事的,先坐下吧。怕是现在的年轻人都没有见过Sir Arnold了,那是怎样的风云岁月啊!


说到Sir Humphrey,那时候他刚刚退休不久,Bernard去他家拜访,他邀请Bernard去河边散步。


两人并肩走着,Sir Humphrey突然对他说,“Bernard,大臣说他有了个计划,一个计划!真是可笑,我们要想办法阻止他。对了,那个需要我签字的文件你拿过来了吗?”


他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愣了愣,“Sir Humphrey,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哦,对啦,poor old Humpy,”Humphrey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早都不是大臣了,现在是首相了,他怎么还在三叉戟的事上纠结啊?我的意见是,总而言之,根据现在的发展情况,考虑到复杂的社会环境……”


Bernard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好在Humphrey也没怎么期待一个正经的答案,一个人胡乱说了一路。


回到Humphrey家里,Lady Appleby早已一脸了然。小声对他讲,“唉,老样子了,Humphrey从退下来就好一阵坏一阵的。”


Bernard叹了口气,只得提前告辞了。


Bernard退休以后就在家里安心做学问,本来也是一个爱好,现在有了时间,索性专心编写希腊语俗语常用词典。一年以后出版,圣诞节的时候他带了一本到Jim Hacker家做客。


Jim退休以后得生活过得丰富多彩,养花,遛狗,钓鱼,开了门,连忙请他进来。Mrs. Hacker还是那么漂亮,笑着对他说,“圣诞快乐,Bernard,真是好久不见啦。”


“圣诞快乐!”他回答道,“我给你们带了圣诞礼物,我自己编写的词典。”


“哦,真的吗?”Mrs. Hacker接过书,“这可真是太棒了!Jim,快过来看看,Bernard出书了!”


Jim走过来,带上老花镜,翻开第一页,“这句俗语我记得的,什么意思来着,我想想……”


“如果没有在LSE毕业,您一定会记得的。”


“哦,闭嘴吧。”Jim直接合上了书,不过也没有生气,“对了,你想要什么礼物呢?”


“我比较喜欢惊喜。”


“啊,惊喜。习惯上的惊喜是香槟吧……?”


“不用了,那年您已经给了我足够惊喜的圣诞礼物了,我想您这辈子都不需要再送给我什么了。”


Bernard回想着多年前的那个圣诞节,刚刚成为首相的Jim声音颤抖地跟他说,“Bernard,我想我还需要一个私人秘书。”


三人最后一次见面是在Jim女儿Lucy的婚礼上。Humphrey还是老一套,一身正装一尘不染,精神状态倒是极好,见了面,居然和Jim开始叙旧了。这是Bernard记忆里Sir Humphrey最真诚的一次。


Humphrey说的情真意切,拉着Jim就不撒手,非要把过去的每一件事都回忆一遍。Jim也有些感动,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我说Humphrey,你可没少算计我啊。怎么今天想起来都告诉我了?”


“那不是算计,那是为了英国发展作出的必要的,合理的筹划,也同样是出于我个人对你的关心和爱护,你看,英国当代需要……”


“得了,得了,别来那套了……”


Bernard对身边年轻人说,“Brian,给我们三个照张合影吧。”


也就是这张照片,成为了Bernard最后的怀念。


Jim不久后就去世了,癌症,查出病症后很快就走了。Mrs. Hacker给他打了电话,已经泣不成声。他安慰了Mrs. Hacker,挂断电话后出神叙旧,最后把那张合影从墙上取下来,夹进了书里。


他给Humphrey家打电话,是lLady Appleby接的,却告诉他,Humphrey前段时间已经在接受精神治疗了,住在医院里。


道德真空的晚年竟然是和自己的良心作斗争!Bernard心情愈发沉重,他知道Lady Appleby是什么意思,即使她没有明说。


疯人院。


Bernard有在圣诞节给朋友写贺卡的习惯,通常也能受到回信。他现在给Mrs. Hacker一个人寄贺卡,叫她Anne。


给Humphrey的贺卡已经好几年没有受到回信了。他终于忍不住给医院写了封信询问情况。


没想到几天后受到了一封厚厚的信,里面装着几年里他给Humphrey寄的圣诞贺卡,和院长的答复。里面很遗憾的说,抱歉,Sir Humphrey在三年前因病过世了。


后来他竟然还偶然遇见了Sir Arnold。老人家身子硬朗,看到他脱口而出:Bernard!


他发现自己站在Sir Arnold身边,永远像个初学者。


Sir Arnold终于第一次对他满意,上下打量着,“好啊,Humphrey算是成功带出了你这个学生。你现在做到内阁秘书了吧?”


“做到了,不过我已经退休好久了。”他心里五味杂陈,原来神一样的sir Arnold也会老糊涂。


“是啊,都这么多年了,我还当你是小伙子呢!”Sir Arnold拍拍他的肩膀,“Humphrey最近在做什么啊?”


“……”他顿了顿,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说实话,还是道出了实情,“他几年以前在疯人院病故了。”


“荒唐,真是太荒唐了……”Sir Arnold似乎不敢相信这个消息,拄着拐杖的手抖着,留下一个萧瑟的背影……


电话铃声打断了Bernard的回忆,是Brain打过来的,“Sir Bernard,请问您这周末有没有时间,我打算来看望您。”他说“好的”,闭上眼睛,脑中还是当年的一幕幕。


“……大臣,你可以叫我Bernard,这位是Sir Humphrey Appleby,我相信你们已经认识彼此了……”


the end


——————————————


1.写完之后很难过。


2.三位主角的结局参考根据编剧写的人设。Brain这个名字是来自花絮里大臣口误,把Bernard叫成Brain2333


3.这篇里有cp吗?见仁见智吧。

【沙李】 代价 (全)

😭😭😭

意大利面:

这篇文写很久了。
当初剧里王文ge绑架陈老时沙瑞金冲李达康发火,我就有个脑洞,换李达康去当人质,受个重伤啥的,看不心疼死你。
后来有太太写了,只是下手轻了些,我觉得不够爽,另起一篇,另外设计了个案情,没想到和这两天的热点新闻有些相似。


总之,大长刀预警!赵东来单箭头预警


————


沙瑞金发现自己在官场久了,终究是沾染了些爱摆假大空架子的毛病,有些话张嘴就来,并没有细想过背后真正的含义。
比如很多领导干部经常挂在嘴边的“不惜一切代价”,那天沙瑞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根本没意识到,他“不惜”的代价竟有那么大。


***
4月13日,京州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惨案,一个中年男子混进京州某小学放学的人潮中,砍死砍伤三十余名放学儿童,凶手当场被捕,被押上警车前一直叫嚷着社会不公zf腐败。
由于血案太过惨烈,现场又有许多人拍了视频传到网上,仅半天时间酝酿发酵,媒体及民众就由震惊痛惜发展为对zf的责难,更有要求公开审理凶手,追责悲剧根源的。
李达康忙得焦头烂额,抚恤死伤家庭,清理网络恶意daox向,制订中小学安保规章,忙了大半个月,才把min愤平下。
但“4•13事件”终究是人祸,是人祸就得追究一把手的责任,于是李达康疲于收拾善后的同时,还得一道道往上递检查,省委会党员会不停地做自我批评。
沙瑞金看着日益消瘦脸色青白的李达康,心里不好受,但该开的会该批的评还是得照做。
中yang对这件事非常关注,对李达康提出许多批评,不关注民生不爱惜百姓,大帽子一顶顶扣了上去。
最让沙瑞金担忧的是,他听到风声,组织部已经启动的审核李达康担任省长的程序因此暂停,“沙李配”恐怕要胎死腹中。
沙瑞金一边揪着李达康反省检查,一边也跟着一份份往上递反思和教训总结,希望能把这事对李达康的影响降到最小。


一日会后,沙瑞金留下李达康单独说话。
“达康书记,我收到一份文件”沙瑞金有些不忍开口,“组织要求我们汉东省委推荐一名同志作为省长候选。”
一个月前省委才全票通过推荐李达康,这时候又要推荐,肯定是李达康无望了。
李达康苦笑,“没事,京州还有好几个大项目刚起个头,我也正舍不得丢给别人呢,就在京州走到底也没什么不好。”
沙瑞金看着他,不无遗憾,以李达康的才华抱负,京州这片天地还是狭小了。
李达康继续检讨,“这些年我的确只顾着往前,搞经济,抓建设,想着GDP上去了,百姓就能过上好日子,忽略了很多细节的东西。光明区信F办那柜台,在我眼皮子底下很多年了我也不知道,还是杏枝提起我才注意的,但最终还是等您亲自去了才改成。我的确是对百姓生活关心不够,组织的考虑我能理解。”
沙瑞金拍拍他的肩膀,感慨万分,“好同志,知道你能理解,我现在只是头疼,这汉东省你不能上又有谁能上呢?”
说的也是实情,汉东干部队伍缺乏人才,李达康是少有的头脑兼魄力型,否则也不会沙瑞金一来就传沙李配,因为确实没有更好的人选了。
虽然沙瑞金后来提拔了以易学xi为首的十几个区级干部,但也都是和易学xi一般,属于耐得住寂寞吃得了苦干得了重活的步兵型人才,没有谁有李达康的眼界思路。
这点和沙瑞金的用人偏好也有关,李达康心知肚明,所以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今年争取让易学xi入chang……”
沙瑞金摆手打断话头,“易学xi不行。”
李达康吃了一惊,“您不是挺重视他吗?”
“领导配班讲究互补,互相制约互相提携,易学xi和我是一类型的,我和他可以上下级关系,但是配不起来,”沙瑞金转头看着李达康笑,“放眼汉东,跟我最配的就是你了。”
李达康知道沙瑞金说的是配班工作,脸上还是一热,讪讪不知如何接话。
沙瑞金好像故意的,又说,“实在没人选推荐就让组织从外省空降一个过来吧,上头不让zi由恋爱,我也只好听从媒妁之言了。”
什么破比喻,李达康心里嘀咕。
“不过还好,至少你还在京州。”沙瑞金语焉不明地说了句。
这句话本应有下文,但沙瑞金没说。
沙瑞金也许是指李达康保住了京州市委书记的位置,也许不是,但不知为何,李达康没问出口。
两个默契地让那句话保持在一个暧昧不明的状态。


“走吧,过下班时间了,今天你就早点回去休息吧,这些日子可熬坏了。”沙瑞金简单收拾了一下办公桌,“一起走。”
所谓一起走,也就从二楼办公室到一楼大门口短短一段路,沙瑞金李达康并排走着,像那天在省委大院散步一样,肩膀偶尔擦过肩膀,手背偶尔擦过手背,只是这一次他们谁也没说话,沉默着,听着对方的呼吸。
走廊装的是感应路灯,一路走过一路亮起,经过楼梯转弯处,似乎感应器慢了一点,灯没及时亮,片刻的黑暗中,李达康感觉沙瑞金牵了一下他的手,灯亮了,手已经放开,快得李达康怀疑是错觉。
下了楼梯,穿过门厅,两人的车停在台阶下。按礼节应该李达康先送沙瑞金上车,但这次沙瑞金执意要李达康先走,“来者是客,我送你是应该的。”
李达康不喜欢在繁文缛节上做文章,客套了两句就先上了车,沙瑞金站在台阶上,目送黑色奥迪融入深沉夜色中。


后来沙瑞金想,那天是不是有预感。


***
李达康没有想到“4•13”事件的影响并没有结束,媒体和zf对事件的过度关注,触动了某些已对生存绝望的人的神经。
5月31日,儿童节前夕,各幼儿园小学都举行了庆祝活动,邀请了不少家长和校外人员参与,尽管“4•13”后zheng府已经要求学校增添保安,但在这人员混杂的活动里,区区几个保安已经捉襟见肘。
一个混在家长群中的男子带着dao具汽油混进幼儿园,挟持了幼儿园大班40多名儿童,公an特jing赶到时,凶犯已经搬了三个幼儿园食堂的液化气罐堆在教室,扬言要炸死所有人。


沙瑞金得到消息时心直往下坠。接二连三的恶性事件,而且都是针对儿童的敏感问题,上头对“4•13”的处理还没公布,更恶劣的又来了,李达康这次怕是保不住京州市委书记的乌纱帽了。
沙瑞金少有的焦躁,一通电话打过去,李达康正在赶赴现场的车上。
“李达康,这是怎么回事,你上次不是说已经给全市各学校加派安保了吗?怎么还让这种事发生?”沙瑞金的语气强硬,以为李达康又像当初信F办那样,只布置不落实,被底下懒政误事。
“是我的错,我检讨,”李达康态度良好马上认错,“今天六一庆祝活动,人太多,安保跟不上,是我疏忽了。”
沙瑞金强压下怒火,“达康书记啊,你要是不能很好地解决这件事,在六一节发生儿童惨案,全国人民都会戳你脊梁骨的,我这个省委书记也可以不用当了。”
“沙书记,您放心,我一定保证孩子们的安全,”李达康下军令状,又问,“如果绑匪提条件,什么范围可以许可?”
“你们自己斟酌谈判,”沙瑞金顿了顿,“不过一定要保证幼儿安全,不惜一切代价。”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李达康沙哑的声音响起,“是,不惜一切代价。”


***
因为事态严重,这次李达康和赵东来都亲赴现场,在指挥车上开了个短会。
王队长告诉赵东来,情况不乐观,幼儿园孩子不好掌控,又哭又闹还乱动,凶犯本就情绪不稳定,现在已经在崩溃边缘,再不想办法可能就会有孩子死在刀下。液化气罐和汽油桶都已经打开,加上小孩子在,不敢远距离射击。
赵东来想起陈岩石主动给王文ge当人质那次,道:“当务之急,先把孩子们换出来。”
“好,我去换。”李达康开口。
赵东来扯住他,“开什么玩笑,当然是我去,把孩子换出来,再找个机会把他按倒就行了,近身格斗你会吗?”
李达康看着赵东来,“凶犯拿小孩子下手,本身就是个软蛋,你这样一看就是孔武有力,他不会要你当人质的。”
“那也不能你去,无论如何不行。”赵东来一脸坚决。
“东来,不要意气用事,”李达康拍拍赵东来手背,“‘4•13’过去没多久,我这个市委书记岌岌可危,外面那么多媒体在看,我更应该做点什么来挽回zheng府不作为的形象。”
“公an局长亲自当人质,够有作为的了。”赵东来硬梆梆地说。
李达康头疼地揉了揉眉头,“好吧,你先去谈判的,要是你能进去,就都指望你了。”


赵东来拎着喇叭走到幼儿园门口,“里面的人听着,我是公an局长赵东来,我知道那些小孩子又哭又闹很烦,我来做你的人质怎么样?你把小孩子放了,我堂堂一个局长做你人质,保证比那些孩子更有价值。”
“放屁,你当我傻呀,”凶犯情绪激动,歇斯底里地吼,“你们警察都是练过的,我怎么敢抓你当人质。哪个小孩吵,我就杀了他,反正这里人多。”
园里小孩一听,哇哇哭成一片,李达康从监控看到凶犯操着菜刀冲孩子挥舞,心知不妙,连忙冲下指挥车,夺过赵东来的喇叭。
“我是京州市委书记李达康,我来当你的人质。”话音一落,全场哗然,媒体摄像头都转过来对准了他。
“你先别吓唬小孩,你转过来看看我,”李达康努力想把凶犯从孩子身边引开,“我不是警察,整天坐办公桌,手无缚鸡之力,我是市委书记,我进去给你当人质,有什么条件你可以当面跟我提,能拍板的我马上拍板,比公an局长管用。”
“你疯了你!”赵东来气急,也顾不得那么多人在看,一把抢过喇叭,他有预感,李达康的说辞太有诱惑力,凶犯十有八九会接受。


凶犯透过窗户看到李达康,果然是电视上常露面的,地位不低,又瘦,控制得住,“好,我同意,你先把自己铐上,然后一个人走进来,不要耍花招,我就把孩子放了。”


赵东来一听要铐上,更加不能同意了,这样连逃脱的机会都没有。
“东来,我知道你是担心我,但现在已经没其他办法了,‘4•13’影响还在,我不能再对不起任何一个家庭了,只要有一个小孩出事……”
“责任我担,我辞职,我坐牢,把我枪毙了都行,”赵东来很激动,“但是你不能去。”
李达康叹气,“你担不了的,会牵连到很多人,我引咎辞职还是小事,‘4•13’已经牵连到省委书记为我写了保证书,这次真的不能再出事。”
提到省委书记,赵东来想到什么,“我去请示沙书记,看他答应不答应你去当人质。”
“不用,我请示过了,”李达康一脸平静,“他说不惜一切代价保证孩子们安全。”
赵东来怔了一下,沙瑞金怎么可以这样。


趁着赵东来走神,李达康摘了他腰间的手铐,把自己铐上。
“东来,谢谢你。”李达康推开幼儿园门往里走。
赵东来赶上去抓住他的胳膊,眼里净是慌乱,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的办公桌抽屉里有本黑皮的笔记本,如果……”李达康话到嘴边,想想收了回去,“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凶犯提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他,他会放了我的。”
赵东来含着泪笑笑,终于松开了手。


***
监控画面没声音,现场传来的视频也听不清赵东来和李达康的讨论内容,直到李达康拿着喇叭喊话,沙瑞金才知道他要去当人质。
6月的骄阳瞬间变成了当头雪水。
“快,去现场!”沙瑞金手脚发软地跑出指挥中心,一上了车立即疯狂地给李达康打电话,但李达康似乎关了静音,一个都没接。
李达康,接电话,我命令你,接电话。
沙瑞金握着手机不断重复拨号,第一次感觉到无助。
红色救火车尖叫着从旁边飞驶而过,相同的方向,沙瑞金祈求不是相同的目的。
临近幼儿园,远远看到火光冲天,黑色浓烟撕裂了天空。
已经……烧起来了?
沙瑞金无法相信,从指挥中心到事发地,不到不半小时,怎么就谈判失败了?
下车时踉跄了一下,沙瑞金随手拉住一个现场警员,“人质呢?人呢?怎么就炸了?”声音颤抖得自己都不相信。
“沙书记,您放心,园童全部救出来了,也都撤离了,很安全。”警员刚经历了燃气爆炸的冲击,也有些狼狈。
沙瑞金略松了口气,又问,“李达康呢?”
警员瞬间红了眼睛,什么也没说,只是摇了摇头。
沙瑞金觉得天旋地转,跌跌撞撞往火场方向冲过去,被人团团拉住。
放手,刚才你们怎么不拉着李达康,现在为什么要拉着我。
沙瑞金感觉自己在呐喊,又好像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


“出来了,出来了!”人群中有人喊。
几个全副武装手持消防盾牌的消防员护着一个人从火场走出来。
沙瑞金被簇拥着浑浑噩噩走过去,消防员散开了,才看到被他们护在中间的人是赵东来,全身都熏黑了,像棵烧焦的树杵在那里,怀里死死抱着一个人,头脸被警服盖着,只看得出垂下来的手脚纤长。
沙瑞金的心脏猛烈地跳了一下。
医护人员冲上去给赵东来紧急降温,担架床也推了过去,赵东来小心翼翼地把怀里的人放在担架床上。
沙瑞金扑到担架床边,刚要掀起覆盖的警服,被赵东来一把推开。
“沙书记,不要看。”仿佛那一推用尽了力气,赵东来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医生略微掀开警服查看了一下,摇摇头,旁边小护士哭着拿来白色被单,慎重地给担架床上的人覆上,从头到脚,严严实实。
沙瑞金膝盖一软,跪到了地上。


现场一片乱哄哄,火也还没灭,沙瑞金和赵东来两个都不能撤,像两尊石像对坐在指挥车里,都不敢去想旁边救护车上停放着的那个人。
“赵东来,为什么会这样,”沙瑞金先开了口,声带哑得像刚吞了一把土,“不是说什么条件都答应吗,为什么还是……”
“这事不能怪赵局,”旁边特警支队的王队长赶紧解释,“那凶犯早就不想活了,绑架人质只是为了拉个轰动点的陪葬,有什么比堂堂市委书记更能达到效果的。达康书记进去,只来得及把小孩子哄出去,他跟凶犯谈话还不到5分钟,凶犯就……引爆了气罐……”王队长抹了一下眼睛,“赵局一看起火,连防护服都没穿就直接钻了进去,还是消防员带着消防盾进去保护,不然……也出不来了。”
沙瑞金看看赵东来的惨状,长叹一声,“你就不该让他进去。”
从火场出来一直木头状的赵东来忽然腾地站起,揪住沙瑞金的衣领,咬牙切齿地说,“我想让他进去吗?要不是你下的命令,我就是捆也要捆住他!”
沙瑞金愕然,“我下的命令?”
“你说的,保护园童安全,”赵东来一字一顿,“不,惜,一,切,代,价!”
沙瑞金如遭雷击,身体微晃了一下。
赵东来松开他,头也不回地下了车,砰地甩上车门。
不惜一切代价……
沙瑞金笑了一下,李达康,你好狠心啊,笑着笑着,把脸埋进手掌里。


一句话,让沙瑞金付出了这辈子最大的代价。


***


李达康的牺牲引起全国轰动,中yang一道道表彰和追认的文件发下来,新闻联播把他的生平和政绩做成了党员学xi专题连播了好几天,下葬那天十万京州市民自发排着长龙送行。
沙瑞金主持了一次追悼会,念着白秘书写的悼词,面色凝重,悲伤得恰到好处。
追悼会少了遗体告别这一环节,李达康生前曾玩笑着说共产党员最好的结局就党旗覆身,可惜他连这点都享受不到,赵东来冒死冲进火场救出来的,也无非再送进另一个火场而已。
骨灰盒下葬何处,李达康生前任职过的几个地市都在争取,金山的山,吕州的湖,林城的玫瑰园,最后是沙瑞金拍的板,就葬在京州的公墓,不过是一抔土,谁都别争了。


十里长街,满天白花。
沙瑞金目送着灵车和送葬队伍远去,回到办公室。
办公桌上好几分红头文件,追认李达康为优秀共产党员的通知,号召党员干部开展学xi李达康精神的倡议书,讽刺的是还有一份来不及交上去的李达康写的关于“4•13”的总结检讨。
这份往上递交的检讨,需要省委签字,沙瑞金的落款就写在李达康的签名下。
李达康。
沙瑞金。
他们以这种形式最后一次并肩。


***
赵东来由白秘书领着进来,他的脸上还裹着绷带,手里拿着本黑皮的笔记本。
“达康书记进去当人质前,跟我提过这个本子,”赵东来把笔记本放在沙瑞金面前,“我猜他是要我毁掉,但我偏偏想给你看看。”说完连礼也不敬就走了。


沙瑞金盯着黑色封皮看了一会儿。
自从李达康出事,赵东来对沙瑞金就一直抱有敌意,所以这本笔记本肯定不是会让他觉得好受的东西。
但这是李达康的笔记本。
沙瑞金觉得一千一万个不看的理由,都比不上这个必须看的理由。


***


x月x日
今天见到了新来的省委书记沙瑞金,很有魄力的人,希望能和老书记不一样。
汉东需要改变。


x月x日
林城环湖27公里,很久没有这么大的运动量了,也很久没这么畅快过。
被人理解的感觉很奇妙,提出一个新的概念,刚要解释,他就已经点着头说知道。这就是心有灵犀不点通吧。


x月x日
欧阳出事了,很想找人谈谈,相信他是很好的人选,但我不能。
也许欧阳会成为我的污点,所以我不能成为他的污点。


x月x日
在信访办被上了一堂党课,我真是个大傻子。
有些事,即使知道也不应该说出来的。
我竟然说“你别心疼我”。
他知道我知道他的心疼了。


x月x日
听说他去了吕州。


x月x日
从吕州回来就开会,果然跟易学xi有关。
看得出他欣赏那一类型的人,勤勤恳恳的步兵,一步一个脚印往前推进。
可惜我不是。
我想跑,想飞。
PS:最近总觉得我的时间不够。


x月x日
高育良被带走了。
看着昔日搭档出事,心里终究轻快不起来。
想到未来的汉东,更加轻快不起来。
他就是为此来汉东的,是不是结束之后就会离开,还是……留下来?


x月x日
应该是要留下来了吧,又提拔了一批易学xi型的区长。
一个队伍,只有步兵是不行的,我愿意当他的急先锋。


……
x月x日
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一直帮我顶着上头的压力,除了谢谢,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x月x日
他婉转地告诉我,中央打算另用省长了。
不能并肩战斗总是遗憾,但至少我还留在这里。
他今天也说了这句话,不知道是否和我一样的意思。
提到省长人选,竟找不到其他合适的,整个汉东干部队伍,类型太单一了。
第一次对头上的乌纱帽如此在意,我一定不能再出什么错,至少保住京州市委书记的位置。
如果我倒下了,一个能为他冲锋陷阵的都没有了。


ps:很想问问他,那短暂的牵手算什么。


x月x日
生命苦短,不该留下遗憾。
不想再探试了,下次见面,我会主动问清楚。


***


沙瑞金看了一下最后一篇日记的日期,正是出事的前一天。
如果那天没出事,依照李达康的性子,应该已经冲过来表白了,自己应该会偷笑,然后假装得一本正经的,接受他。
再然后?
拥抱他,亲吻他,告诉他有多爱他。


沙瑞金抱住笔记本,高大的身体在沙发椅上佝偻着缩成一团。
他知道李达康对他也有些好感,但不知道这种好感到哪一条界限,是同事?是好友?还是更多一些?所以沙瑞金总是暧昧地试探,在黑暗中握住的手在光明里匆匆地放开,生怕多一分就超过了。
沙瑞金从来没有想过,李达康对他深情若此。
别人都说李达康无情无义,没人知道他的情义都藏在笔记本里,用浓重的黑包裹着,时刻准备无声无息地带进地底。


沙瑞金想起白天念的悼词,“李达康同志为了人民利益而死,死得其所,夫复何恨。”
属于人民的那个李达康也许不留遗憾,用自己一条命换回40多个家庭的幸福,应该能含笑九泉。
只是,属于他自己的那个李达康呢?在爆炸的电光火石间,他会不会想起沙瑞金,想起没能说出口的心意?
沙瑞金抱紧胸前的笔记本。
赵东来,你赢了。
如果你只是想把我故作坚强的外壳也敲得粉碎,那么你做到了。
如果你是想让我痛苦得更彻底更刻骨铭心,这只是多此一举,因为从失去他的那一刻起,余生就只剩黑白。


——END——

















余粮书记太萌了😱

--图片来自张志坚老师的围脖

总有一种育良书记嚼口香糖的错觉😳